校友动态

校友动态

当前位置 :  首页  校友之窗  校友动态

【校友风采】往事并不如烟——献给4C in Love

来源 : 系统管理员     作者 :      发布时间 : 2016-05-10     浏览次数 : 31

作者简介:陈淑娇,英语05届校友,现任宁波工程学院党委办公室、校长办公室副主任

21世纪的第一个金秋十月,十一正逢中秋的大好日子,皓月当空,星光漫天,师大处处回荡着歌声与笑声。这是真人网络赌钱平台45周年校庆大型广场文艺演出的现场,我们是一群刚刚军训完的大一妹子,是构成演出现场恢弘背景的小小一分子。那时的我们并没有完全融入到这喜庆之中,只是在一旁静静地聆听着师大波澜壮阔的发展历史,憧憬着我们即将一起走过的四载年华。我们在绚烂烟花下,轻轻许愿:毕业后第一年的50周年校庆,约吗?

我们是4个姓氏C开头的女生,蓓、从、开心和我。我们因缘走到了一起,组成了一个相亲相爱的家——杏园15120寝室。我们自称4C in Love

我们一起打闹的岁月

4C个个都是电视迷,大一那会正流行《流星花园》,诸如F4哪个更帅的话题常常让我们争的面红耳赤。后来4C又迷上了港剧,港剧开播的晚间时段,寝室的电视信号是被学校掐掉的,经过开心仔细琢磨反复试验,发现手举天线到一定高度,就能收到信号。至今清晰地记得,我们先到北门,买好奶茶、瓜子、绿豆饼、玉米酥,回到120,轮番上阵,像举碉堡一样举着天线,津津有味地看《妙手仁心》系列,沉迷于吴启华、林保怡的帅气之中。

4C还有着共同的艺术追求。大学期间,排演了shortplay《人鬼情未了》,虽然最后只获得了班级优秀奖,但是我们为了节省道具开支,头罩黑色垃圾袋扮演修女形象让全班同学捧腹大笑;小从为了演好老鬼,每晚在排练回来的小路上,反复演练老鬼式的嚎叫咆哮,现在想来也觉得好笑。还有我和蓓一起练吉他又一起半途而废,我和开心一起在宿舍楼顶苦练伦巴和恰恰。谁的青春不是充满了这样的欢乐时光呢?

我们一起疯狂的岁月

4C也有疯狂追星的时候。大学期间,班级组织去横店游玩,为了多瞧两眼何美钿,我们可真是挤破了头皮,最终顺利合了影要来了签名;为了追吴启华,真真跑断了腿,还是没能如愿见上一面;横店两日游,成果是足足减肥两斤外加厚厚一本明星签名,还多是不知名的龙套角色。

4C不仅追明星还追校园偶像。我们有个校园偶像法政学院的“追风剑客”,4个人都乖乖加入他是社长的社团,成为小小社员;他参加校园歌手比赛,我们一起帮忙宣传、动员、投票,在BBS上发表“支持宣言”;我们甚至在毕业前还一起写了一份信给他,致他更是致我们共同的青春。谁的青春没有过这样一段放肆时光呢?

我们一起拼搏的岁月

现在回想起来,更多的时候我们是在一起学习、相互鼓励、齐头并进。记忆中,有很多个这样的场景:一起在老外语楼自修到大爷来关灯,一遍遍催促我们可以回去了,然后背着书包,穿越老校区走到杏园公寓;一起完成语言学枯燥的作业,做关于世界语的研究;总是相约坐在课堂第一排,无比认真地听课;彼此耐心地讲解不懂的知识点,分享读书笔记。

我们还精心装扮小家,墙上两边分别挂上“水滴石穿”和“博学善思”的字画,正中挂上一把扇形字画,上书“Enjoy Life, 以此互相激励,学习着并快乐着。谁的青春不是用来奋斗的呢?很感谢这么一帮姐妹,这么一个相亲相爱的寝室,这样一种学习的氛围,让我在大学期间学会了如何学习、如何坚持到底。

我们崇拜过的老师们

说崇拜,不说喜欢,真的是一点也不过分。师大之大,不在于大楼,而在于大师。师大绝对是卧虎藏龙的地方,就说“大笨虎”吴本虎教授吧,“学为人师,行为示范”形容他,实在太贴切了,他的每一堂课都是这么充满激情,他对每一个学生都是出于真心实意的爱,为了解答我们一个小小的疑问,他会做一个大大的research。每一次回复我的邮件,几乎都是在凌晨之后。每当打开这样的邮件,看到他给我的作业反馈或详细解答我的提问,我就想着一个老教授,白天忙完教学和研究以后,终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空下来,又开始指导他的学生,就心生浓浓的敬意。

师大还有一群心系学生成长的中青年教师,我们的综英老师何晓东,翻译老师唐艳芳、陈永花,文学老师王卫新等等等。专业外的老师们也很棒,当时4C特别崇拜马列的杜作锋老师,小杜当时的座右铭“以辉煌为指引,用坚定去实现”,一直激励着我如何面对挫折、克服困难、实现目标。当然,必须值得一提的还有我们学工线老师,周红霞、沈立煌、吴婉湘们,他们如师长若朋友,陪伴着带领着我们共同成长。

往事并不如烟

2001-2016,往事如烟,当我敲下这段文字的时候,其实还有更多的记忆都已经模糊了。比如,4C in Love 曾经有过一本专属的120语录,记载了我们的欢声笑语和自以为是的真知灼见,现在本子早已不知所踪,而里面的内容我居然也记不起只言片语。是的,我们曾经好到无话不谈,彼此没有秘密,好到衣服可以互穿,好到与男生约会也要带上彼此。可是,现在我们已不常联系,友情似乎停留在了新年短信和微信点赞上了。

忽然,一个片段又在我脑海清晰地闪现。大学期间我唯一一次高烧,发生在初冬深夜,蓓、从和开心陪我去校医院,从脱下身上崭新的漂亮的暖和的紫色大衣,体贴地披到我的身上。在校医院门口,她们3个人拼命地敲门呼喊,希望叫醒值班的医生。我当时烧的迷迷糊糊,却真实地感受到阵阵暖流涌入冰冷的身体,心里默许:感谢有你们在我身边,我们一定要当一辈子的好朋友,无论谁以后遭遇什么样的事情,我们一定会互相扶持陪伴左右。

往事并不如烟。我真的好想念亲爱的你们,还有大学期间所有的好朋友啊。大学生涯一生一次,大学密友一次一生!我们因为忙于工作、忙于家庭和孩子,没有兑现50周年校庆之约,也错过了刚刚过去的60周年。那么,65周年、70周年,一直到我们有生之年,我们一定要再约,好么?